把脉我国页岩气产业化进程
 2016-02-24 17:39:01    来源:中国科学报

  ■黄明明 李炜

  作为低碳经济的主要推动力,页岩气的开发利用正逐渐冲击传统能源体系。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末,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中石化涪陵页岩气田实现了50亿立方米年产能,这也意味着我国商业化页岩气开发步入世界第二位,仅次于美国。

  然而,2015年油价的不断下跌,给页岩气的开发带来经济层面的现实阻力。在传统能源发展的“寒冬”,如何通过宏观布局和微观政策对接,持续性地推动我国页岩气产业的技术创新和商业化发展。我们结合前往中石化涪陵页岩气田的调研,提出如下建议。

  宏观政策应与微观政策相统一

  从国际经验和战略布局来看,作为新兴产业的页岩气在起步初期尤其需要国家政策层面的引导和支持。

  国家高度重视页岩气产业的发展,将其确定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并在宏观层面给予了配套政策。从2008年至今,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国家能源局已陆续从发展规划、政策补贴、产业政策等方面对页岩气发展给予积极支持。

  但在实际操作中,作为新兴产业的页岩气,参与企业在建设初期会面临着诸多全新的问题。对企业而言,点上的突破可以带来一定的示范性,但页岩气的持续开发,更需要国家层面对页岩气资源的系统把控。从已有数据来看,我国页岩气资源前景尚好,但缺少系统的调查评价。

  综合我们前往中石化涪陵页岩气调研了解的情况,建议国家层面应全面查明不同类型页岩气资源分布和富集规律,摸清资源潜力,优选有利目标区,然后再进一步在土地政策、补贴政策、税收政策等微观政策层面细化配套措施,从稳定性、计划性、细化性等执行层面上促进政策落地。

  行业标准应与技术创新相并行

  页岩气的开采正处在初级阶段,世界各国都尚缺乏成熟的勘探手段、技术体系、行业标准和环保标准。我国的页岩气开发又有自身的特殊地质条件,不同类型页岩气成藏机理尚不明确,复杂条件下勘查开发技术体系尚未形成。

  经过涪陵页岩气的实践探索,我国目前已经在页岩气勘探识别和钻井、压裂等技术开发上取得了关键性突破,但在深层页岩气勘探、开采等技术方面仍有待攻关。

  从中石化涪陵页岩气田调研的情况了解到,因页岩气的开发正处在探索期,相关的行业标准、市场准入制度、国家管理手段等均处在摸索阶段。以环保、安检等标准为例,与国际同行业实际情况相比略偏高,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页岩气开采的商业成本。

  建议国家在科技创新重大专项上有所倾斜,通过联合攻关,开展“甜点”识别与预测、深水平井钻完井及压裂等关键技术攻关,形成适合我国特点的技术装备体系和标准体系。同时,从行业发展的阶段性情况出发,逐步建立和完善适合我国国情的技术、环保和安检等行业标准。

  开发成本与商业回报相协调

  页岩气产业的开发,经济性、安全性是必须首要考虑的因素。单从经济性看,我国目前页岩气开采将面临更为严重的缺乏市场竞争力问题。

  与传统能源相比,勘探和开采页岩气的前期投入十分巨大,且商业回报周期长。在页岩气开采的初期,国家层面只有合理制定开发页岩气和天然气发电的扶持和补贴力度,让投资页岩气有商业价值,通过市场的驱动才能推动我国页岩气行业的发展。

  由于不同页岩气田的富气程度、开采难度和相关输运管道待建情况等诸多影响成本的因素各不相同,目前我国商业化开发页岩气进入电厂的价格也会略高于当前的天然气价格,这是掣肘我国页岩气商业化发展的关键性问题。

  对企业来说,财政补贴是对行业有促进作用的最直接政策。在税收层面,国家在资源税上虽有相关免减规定,但在地税上会存在国家和地方利益分配冲突的问题,实际操作中很难执行。例如在财政补贴层面,目前在开采页岩气上已有0.4元/立方米的政策性补贴,“十三五”期间会逐年递减,前三年每年补贴0.3元/立方米,后两年每年补贴0.2元/立方米。即使按照目前的补贴标准,我国页岩气开采成本仍很高,价格的市场竞争力偏弱。

  综上所述,鉴于页岩气产业对国家能源战略的特殊意义及其产业自身的阶段性,建议国家层面设立《页岩气产业发展及相关配套政策研究》课题组,联合各部委、地方政府及相关企业,摒弃部门局限性,立足页岩气产业当前需求,形成相关的政策支撑、行业标准、技术创新、环保等宏观、微观的系统政策体系,推动页岩气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作者单位:国资委研究中心)

最新杂志

点击排行